极速体育赛事直播-

  原标题:【两会时间】全国政协委员沈南鹏的医改“药方”:信息化、智能化、创新化和常态化

极速体育赛事直播-

  原标题:【两会时间】全国政协委员沈南鹏的医改“药方”:信息化、智能化、创新化和常态化

  原标题:【两会时间】全国政协委员沈南鹏的医改“药方”:信息化、智能化、创新化和常态化

 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于惠如 “政府部门需要不断优化医药创新土壤,为进一步加强新药研发转化提供政策支持,推动建设‘医药强国’。医疗卫生机构需要重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,在医疗资源投入上要‘软硬兼施’,利用好数字化、信息化,提升中国医疗整体供给能力。对中国感染科系的应急能力建设需要提高到战略高度,实现防疫能力常态化,建设分布式传染病报告数据共享网络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。

  2020年,新冠疫情给国计民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挑战。作为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唯一的全国政协委员,沈南鹏深谙科技创新、数字化升级和信息化应用对于医疗健康企业和机构的重要意义,今年他提交的五份提案中,三份提案聚焦医疗领域,倡导推动建设“医药强国”。

  完善“做好药,好回报”机制

  沈南鹏在提案中指出,近年来我国医药产业总体发展良好,新药尤其是“救命药”上市速度明显加快,但在新药研发转化和患者可及性方面,有些问题亟待突破:第一,新药审批效能仍受制于人员数量和经验不足,预算承压不利于队伍稳定和专业性提升;第二,医保对医药创新的激励引导不足,当前医保集采推动药品大幅降价,短期内虽可惠及患者,但长期需考虑创新药企的研发积极性,“做好药,好回报”的机制仍需完善。

  针对此问题,着力点需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:

  第一,为审评专业能力提升提供投入保障,引入专家资源支持药审人员培训,包括稳定投入,扩充药审中心人员队伍,提升药审整体专业能力和效能;落实专家咨询委员会机制,建立境外审评专家咨询渠道,争取加入国际药品认证合作组织(PIC/S),就新药临床试验、创新药审批、优先审评等建立常态化咨询渠道,整合国内外药审专家资源,强化对药审人员的培训。

  第二,优化招采规则,合理确定医保谈判价格,包括合理规划药品降幅。在加快清出“低质、无效”药品、进一步促进仿制药降价的同时,建议考虑药品实际生产成本,合理确定采购价格;针对创新药,建议充分考虑药品所处不同生命周期,给予一定的降价保护,以保护创新积极性;探索药品准入由“邀约制”向“申报制”转换,加快创新药进入医保。建议新药上市后,企业无需等待医保谈判时间窗口即可进行医保申请,实现“企业滚动申请、医保滚动评审、目录时时更新”,使患者尽早用上临床价值显著的新药。

  推动医疗信息化、智能化升级

  在沈南鹏看来,要解决医疗资源长期不均衡问题、建设人人共建共享的健康中国,需要我们着力提高医疗信息化、智能化程度。

  但我国医疗信息化、智能化水平有待加速,具体表现在:第一,传统医疗资源投入“重硬轻软”,信息化短板严重制约医疗整体供给能力提升;医疗信息化便民惠民基础较差,“信息孤岛”阻碍优质医疗的公平可及;医疗AI的审批创新相较市场发展和国际实践仍显不足,数字医疗工具的监管环境仍待优化。

  对此,沈南鹏建议从四个方面进行加速升级医疗健康智能化:

  第一,推动国家层面的个人健康档案系统建设,为医学人工智能和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构筑数据基础,包括有序推进电子病历数据库的跨地域互联互通,逐步汇集居民公卫、检验检测、就医转诊等医疗健康信息,构建全民个人健康档案(PHR)体系;参考国外医疗电子数据交换法案,监管机构可加速针对健康信息管控立法,对健康/医疗的隐私管理设立标准。

  第二,深化医疗器械审评改革,加快推动人工智能医疗器械产品上市,包括探索建立AI专项通道。

  第三,试点部分收费项目、开发医疗AI产品责任险,促进临床应用和普及,包括推动医保、物价对医疗AI的政策明朗化,探索出台包括医疗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增适宜医疗技术收费目录,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在基层医疗机构推广人工智能的临床辅助诊断、辅助决策支持系统;鼓励商业保险开发覆盖医疗AI产品全生命周期的责任险以分担风险,参照首台(套)重大技术装备保险补偿机制经验,为企业补贴保费,激发医疗机构使用AI产品服务的积极性。

  第四,支持推动社会力量参与医疗信息化升级,引入专业机构助力AI医疗审批,包括吸纳高水平技术公司参与支持PHR数据安全、隐私保护等工作;鼓励专业第三方、卫生技术评估(HTA)机构等在AI医疗审批中提供智力支持,推进AI产品和衍生服务的卫生经济学评价。

  从战略高度统筹提升感染科系应急能力

  “传染病防治、报告流程在我国不同医院里以传染科、公卫科或医务处等来承担,新冠疫情早期,感染防控意识、应急能力的短板暴露,如何加强感染科系系统建设,避免不可预知的重大疫情造成疫灾后果,已刻不容缓。”沈南鹏表示。

  他认为,目前国家传染病应急系统存在四大瓶颈,亟待突破:“以医养防”观念下,感染科人财物缺乏动力保障,硬件投入严重不足,科系医生薪酬显著低于同业水平;院感防控准备不足,预警干预技术手段偏弱,造成医患传染、疫情反复的挑战;医疗公共卫生平战转换系统薄弱,突发应急医疗储备不足,传染病预防缺乏平战转换思维和制度、能力储备;疫情防控相关部门存在信息“肠梗阻”,直报系统受多重干扰导致疫情预警系统失灵。

  相应地,他在提案中建议:改变“财神跟着瘟神走”被动局面,以战略高度重新定位传染科系在医疗体系的位置,整体提升预防和应急能力;增强院感的技术保障能力,提升院感信息化、智能化系统在医院智慧服务建设中的评价权重,积极利用科技手段提高院感预防能力,在非接触式临床体征检测、医用防护用品穿脱等场景发布人工智能、物联网等工具使用规范;完备公卫应急物资专项储备制度,建立严谨务实能打硬仗的传染科平战转换机制,科学规划生产能力储备,做到平时国家适度储备、战时快速提高产能,合理调配;法律保障网络直报系统效率,完善人畜共患传染病联防联控的立法、追责,利用大数据技术,建立基于医院和疾控中心的分布式传染病报告数据共享网络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霍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